天命皆烬安靖张盈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完本小说大全天命皆烬(安靖张盈)

小说推荐《天命皆烬》,讲述主角安靖张盈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阴天神隐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这个世道病了,须得用刀剑去治,用铁火去铸。诛暴政,伐无道。倾天地,塑人间。一切自手中剑始。======当宿慧者安靖得到古老剑灵相助,得以穿梭诸界后,他便知道,自己的未来必然会迈上一条艰辛困苦,难以被人理解,却又可以改变这个糟糕世界的道路。而在这条路上,他还将顺道碾死很多活该千刀万剐的垃圾。“桀桀,这天地万族必会怀着热切的心愿欣喜我这惊世巨人的诞生呀。世界,我便来救你了!”世家\/公卿\/...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小说推荐《天命皆烬》,讲述主角安靖张盈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阴天神隐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张盈不见了安靖眨了眨眼,他注视着那小小的房间,自己的左边的舍友,朋友和跟班那个猎户小子并没有在床上他的床非常整齐,甚至整齐到了不正常的地步,无论是枕头还是毛毯都叠的非常平整,宛如豆腐安靖知道,这绝不是张盈自己叠的,因为那个傻小子就不会叠被子,他教了好几次,仍然叠的和狗爬了一样“张盈怎么不见了?!”又是一个时辰后,仓廪足醒来发现这点后,不禁惊叫道他和张盈玩...

天命皆烬

天命皆烬 免费试读


“别停!以念为剑,导气引息。”

此刻,斩出这一剑的安靖呼吸有些不畅,带着欣赏观看这一幕的剑灵立刻开口指引:“你服用的妖魔肉量极大,积累浑厚,一突破,居然就有内息如河之境——但也正因为如此,反噬也更加强烈!”

“引导气息,归于丹田!”

安靖深深呼吸,在斩出血煞之剑的瞬间,他就感应到,自己体内涌出了一股浑厚纯净的暖流,那醇厚的气息不知从何而来,宛如河流奔腾,毫无疑问就是他的‘先天一炁’!

他的心脏猛地一跳,这心跳声远比过去的要大,要响亮的多,宛如雷神擂鼓,天地齐鸣。

就是那么一瞬,这浑厚的暖流,就全部都成为了可以被他掌控的‘内息’,但在斩出那一剑后,安靖也失去了完全统御所有内息的心力,一时间,内息散乱,要复归周身各处。

但好在还有剑灵,安靖顺应指导,深深地呼吸着,在他手臂和胸膛处,大滴大滴的汗水正在不断冒出,带着一股奇异的香味。

那是长时间来服用妖兽肉和无情水积累在安靖血肉中的药力,这些药力干扰,麻痹着安靖的感知,潜移默化地改造安靖的肉体和精神。

但现在不会了。

此刻,在安靖的体内,有一道灼热如剑的气感正在游荡,就像是吞入一口滚烫铁水那般,在身体中烫开了一条路,它烧至某处,某处便大汗淋漓,排斥出身体有害的药力。

这便是安靖的先天一炁,也就是内息。

这一道气感极其灼热,且难以控制,就像是人难以控制自己的肠胃蠕动,内脏运转那样,就连引导都很难。

但是武者可以通过习练剑招的方式,控制它朝某个方向运作,强化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,简单,迅捷且酣畅淋漓。

一次次消耗与催动,一次次进食与锻炼,便可壮大内息,增强掌控力。

这也是穷文富武的来源——真正步入武者之境,每日锻炼内息消耗的体力血气极其庞大,只能用大量食物亦或是丹药来补充。

但是,大门大派却有特殊的‘观想法’,可借由观想,引导内息运转,以最少的血气消耗,壮大出浑厚的内息。

清静剑观正是这样一门观想法,在清静剑观的锈剑引导下,那些过于燥热的血气内息在打磨锈迹的过程中逐渐变得可控,精纯……只要持续修行,不仅仅是内息,安靖的神魂也会得到极大的提升!

不愧是剑灵口中所说的‘一切法门之基’!

“该回去了。”

平定了体内的内息,将其全部都收拢回丹田,然后以周天路径运转全身,再回归丹田,形成一个循环。

安靖此时双眼明亮,光芒缓缓收敛,连带手中血煞剑气也收敛回体内。

他也不知道这血煞之剑从何而来,但却随心御使,灵动自如,就是需要消耗许多血气,会降低体力。

这种事稍后问询剑灵即可,但现在,倘若两界时间一样的话,安靖估摸着已经快凌晨了,他必须立刻回宿舍。

不过,就算如此,安靖也没忘记最重要的事。

首先,他运转清静剑观,将自己的内息平复伪装,而后剑灵微动,将其掩盖。

然后,收起自己收集来的两把大口径手枪,一把灵光手枪以及一些弹匣,安靖呼唤出了锈剑。

在剑灵的指引下,他再次虚斩,破开缝隙,回归了怀虚。

遗迹内。

安靖走后,一段时间。

悉悉索索的微弱声音响起,无数条阴影汇聚,凝聚出一个漆黑的阴影,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安靖原本在的地方。

它停留在安靖留下的剑痕前观察许久,忌惮地左右看了看,然后悄无声息地分散,退回了阴影中。

怀虚界。

悬命庄。

暴雨仍在,灯火摇曳,但巡查的人却都已经不见。

安靖走出藏室,然后收敛气息,大步朝着主庄飞驰。

借着暴雨,他洗净周身排出的药气,而在路过那些‘水缸’时,安靖停留了一瞬。

然后,下定决心的安靖便转过头,朝着主庄而去。

他不会忘记。

回到自己的宿舍中,所有人都睡得很香,没有教习巡视看管,因为看管宿舍的就是安靖本人。

药庄主并不会一直关注他,只要‘巡逻教习’没有抓到安靖,第二天安靖还能继续带队练习,就算是满分。

至于安靖用何种方法躲过教习的巡视,那是他自己的能力,药庄主不会在意。

轻松将衣物拧干,换回原本的衣物,将枪械藏好。

安靖闭眼,入梦。

无言的黑暗中。

安靖梦见了一柄剑。

这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,剑格幽玄,衔接剑身,宛如一泓月色下的冷冽清泉。

剑宽三指,剑身四尺,近乎透明的银白剑身中,隐隐随光映出连绵的青色云纹。

沉冷的气息由通透的杀气洗练而成,难言的寂寒从剑锋上缓缓沁出。

凝视刃口,即便三伏大暑,也令人仿佛置身于极北寒川。

而它被人握在一只手中,苍白纤细,但有力。

骨节分明的纤长玉手紧握剑柄,一个孤独的背影站立在高天之上。

俯瞰一个残忍堕落的世界。

大地之上,重重楼宇堆叠,千里城池焚燃;天穹之顶,万千云城陨落,洞天如星高悬。

千百国度互相征伐杀戮,鲜血如海漫过高山,白骨盈野铺就苍原,穷奢极欲的帝皇位于天柱之顶的都城中,无数奴隶仆从匍匐于地,而华美的花园内满是肉虫一般纠缠的男女,酒池肉林中能闻到鲜血的腥香,炮烙的黑烟直抵天穹至顶。

而在那天柱之上,天穹云城与诸多洞天的顶端,一双双眸子俯视着动荡的世界。祂们不是漠然,不是快意,不是怜悯,自然也没有恶毒。

祂们只是凝视,等待着有什么种子可以在这样的尸山血海,欲海肉林中走出,成为祂们的一员。

祂们没有等到那一枚从无尽苦难与绝望中走出并明悟的真魔种子。

祂们等到了一柄剑。

最初只是在天际顶端闪烁的星辰,紧接着迅速变大,变大到超过所有漂浮于天的云城,变大到足以劈开整个苍天。一柄巍峨的神剑从天穹之顶破云而出,割裂天空,劈开了整个世界。

在看清这柄剑的时候,安靖仿佛被它斩中——但它没有斩。

因为它已经断了。

从根而断。

它已是悠悠时光前的回声,它只是一缕万古岁月前的残影。

伏邪

最后,少年只听见了这样清冷的声音,在耳旁轻轻回荡:出鞘

铿锵——

安靖就在剑鸣中醒来。

小说《天命皆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